设为首页
中共旅顺口区党校
首  页 党校概况 党校教育 教学科研 区情研究 后勤服务 联系我们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亮点解读

 改革是更全方位的制度完善和发展

十八届三中全会公报被视为全面部署未来十年改革方向的纲领性文件。

由于是纲领性文件,因而表述通常较为概括,每一句简单的概括下含义均异常丰富,每个用语的细微变化都蕴含深意。这些深意其实都还需要在今后的工作中不断细化、明确,预定目标是否能够完全实现,则取决于历史条件的发展变化、核心的领导艺术和推进改革的决心等多种复杂因素。

从公报的表述来看,似乎详略折射出了共识之多寡。对于想得比较清楚、党内共识较高的,则着墨较多甚至点出了需要改革的关键点。反之,则相对概括,意味着共识仍然需要时间来凝聚。

和以往的三中全会公报相比,本次公报赋予了“改革”更高的地位:改革开放“是当代中国最鲜明的特色,是决定当代中国命运的关键抉择”,折射出中央已充分认识到了继续推进改革开放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公报还指出:“全面深化改革的总目标是完善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与此前类似的三中全会公报表述的目标通常更多强调“经济”方面的规则不同,本次明确目标是“制度”、是“国家治理”,暗示了改革其实是更为全方位的制度完善和发展。

同时,公报比以往都更清楚地梳理出了改革方方面面的逻辑关系,找出了不同环节的抓手:“解决我国所有问题的关键”是“坚持发展”,发展必须“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经济发展的“牵引力”是经济体制改革,经济体制改革的“核心问题”是“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政府与市场的正确关系是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市场决定性作用能够发挥的必要条件是“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完善主要由市场决定价格的机制”。

在改革的推进方式上,本次公报也有新突破,提出了“加强顶层设计和摸着石头过河相结合,整体推进和重点突破相促进”的改革推进方式。

既摸石头过河  又搞顶层设计

1113的《人民日报》发表了国家行政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许耀桐的观点认为,中央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是十八届三中全会急改革之所急而成立的协调改革的机构,负责改革的总体设计、统筹协调、整体推进、督促落实。

过去我们讲摸着石头过河;现在的改革既要摸着石头过河,又要搞顶层设计。顶层设计就是要统筹规划、通盘考虑,加强各方面的协调。改革进入深水区,矛盾盘根错节。要解决复杂问题,需要协调推进。中央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恰逢其时。

三中全会不仅总体部署,提出系列改革任务,而且注重在落实方面下功夫。提出任务、提出目标,得有一个机构去抓落实、去领导,组织保障非常关键。成立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是一个组织保障。

简政放权 深化行政体制改革

1113的《经济参考报》发表了方烨采访有关专家学者的文章指出,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科学的宏观调控,有效的政府治理,是发挥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优势的内在要求。

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平认为,“政府治理”这一概念是对行政体制改革的一种现代化的表述,与公司治理概念具有某些共通的地方。首先,政府治理的提出,说明下一步的政府改革将是基于法律框架内的改革,所以公报随后就提出了要“建设法治政府和服务型政府”。其次,所谓治理,就说明要具有多个主体,他们具有共同利益,又需要有一定的规则加以制衡。这可能暗示将来的政府改革,将让更多主体参与进来。再次,全球凡是说到治理这个概念,就肯定会要求信息的透明化,要将相关内容对外公布。这样,行政体制改革既要受到法律制约,又会让更多的利益主体参与到原先政府管控的部分领域,还受到外部监督,就会形成一个自我演进的体系,加快政府职能转变。

进一步简政放权则被普遍认为会是本届政府加快转变政府职能重要抓手。春华资本集团董事长胡祖六表示,企业家去开厂做投资,要面对很多行政部门的审批,这是最大的资源浪费,非常低效率,也挫伤人的积极性,而且导致腐败。

不过,简政放权的不应只有中央政府。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院长蔡洪滨提出,当前地方政府对经济活动干预过多,其中包括:执法不公、腐败、单纯追求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与短期经济政策调整相比,地方政府改革的推进对未来的意义更为深远。

打破二元结构  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

《经济参考报》1113日登载了高伟、林远、梁倩的采访文章,对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推进城乡要素平等交换和公共资源均衡配置”请专家进行解读。

中国土地勘测规划院副总工程师邹晓云认为,建立城乡统一的建设用地市场,并不是指农村集体用地会完全等同于国有建设用地。但这意味着未来农村集体用地进行市场化流转的空间将会很大。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要打破当前城乡二元体制的土地结构。当前农民对农村集体用地只有承包权和耕种权等基本权利,并不拥有处置权和使用权。要想真正打破城乡二元体制的土地结构,实现一体化的建设用地市场,其中一个重要的方面是,将当前农村集体用地的承包权明确到承包者个人,即农民身上,然后再逐步将承包权转变为使用权,让农村集体用地最终实现抵押和流转等市场化方式。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金融市场研究室副主任尹中立认为,建立城乡统一的用地市场,给农民更多的财产权利,意味着土地制度改革将进入快车道,也意味着政府垄断土地一级市场的局面将成为历史,土地价格形成机制将出现根本性的变化。

企业要有影响力、控制力,还要有活力

《环球时报》1113日发表了采访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副所长周天勇的文章,周天勇比较关注公报中对于“活力”这个词的提法。

周天勇指出,这次公报提到的活力既指向国有经济,也包括非公有制经济,也就是要通过改革释放全社会的创新发展活力。从公报来看,中央对于国企的老问题有深刻认识,要求国企不能只有影响力、控制力,还要有活力,才真正符合其在国民经济中的主导地位。另一方面,受困于内外经营环境,中小民企近年也存在活力不足的问题。而要激发民营经济的“活力”,有待于进一步出台财税方面的积极措施。

在看待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的关系上,这次公报还提出“积极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推动国有企业完善现代企业制度”,混合所有制概念值得关注。周天勇认为,随着改革深化、资产重组不断进行,国有经济和民营经济未来将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新情况,这对于国企和国民经济发展十分有利。因为国企一方面会通过混合所有制加强企业治理监督机制,另一方面也能更好地走出去,既破除国企在境外监管难的问题,又可以规避一些国家针对我国国企、央企的各种限制,有效推动中国企业成长壮大。

                                         (新华网  2013-11-15

[打印] [关闭]

最新图片文章

最新文章

 
 
中共大连旅顺口区委党校
地址:大连市旅顺口区春城路1-1号 联系电话:0411-86398163 0411-86398089

辽公网安备 21021202000160号

辽ICP备14010887号-1

- 当前在线:1人